“T1aNg净。”沈清韫还是不放过她,把手指伸到她面前。修长的手指上沾满了亮晶晶的ysHUi,sE情极了,想到刚才就是这两根手指在她T内扣挖搅拌,不由得夹紧了xia0x。

    她张开嘴,舌头包裹住充满自己气味的手指开始T1aN动,沈清韫被她T1aN弄的目光又沉了几分,刚想放过她的心又被她燃起。

    沈清韫最喜欢T1aN她的指尖,她的指尖总是凉凉的,香香的,T1aN一会又恶劣的咬上沈清韫几口。她不敢使劲咬,只是牙齿轻轻收紧,毕竟咬坏了这双手,就不会再有人能C她C得这么爽了。

    她吐出沈清韫的手指,“T1aNg净了,主人。”小猫乖乖的讨好着主人。沈清韫伸手扣住她的脖子和她接吻,她想吃沈清瓷的SaOb了,想用舌头把她送上ga0cHa0。但是主人的身份怎么能允许她去吃沈清瓷的b。

    沈清韫伸手捞起桌子上的r夹夹在了沈清瓷的N头上,“唔~”沈清瓷一声惊呼,又爽又疼的感觉在N头上徘徊,沈清韫伸手冲着她的nZI打了一巴掌,打的沈清瓷xia0x不由自主的一紧,她感觉下面又开始源源不断的流水了。

    沈清韫睡衣的底部早已被沈清瓷的ysHUi浸Sh,却还是感觉到了又有一GU水分的冲击。“SaOb,带个r夹又Sh了,下面那张嘴怎么这么SaO。”

    沈清瓷AiSi了沈清韫的dirtytalk,沈清韫的长相给人一种X冷淡的感觉。而她每次用这张脸对着自己说出如此下流的话,沈清瓷的下面就会溃不成军,好反差的感觉。她SaOSaO的想着。

    沈清韫伸手把r夹摘了下来,不由分说地夹到了她的Y蒂上,“啊……!”沈清瓷被突如其来的感觉刺激的叫了出来。最为敏感的Y蒂突然被r夹夹住,爽的她差点ga0cHa0。沈清韫伸手拨动了几下r夹,源源不断的ysHUi直接从xia0x里涌出。

    “啧……真敏感。”沈清韫感慨道。她不打一声招呼的突然把手指cHa进了沈清瓷的xia0x里。Sh透的xia0x润滑到了极致,手指正好顶在了沈清瓷的G点,“啊~啊哈~高……ga0cHa0了~”沈清瓷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直接送上了ga0cHa0。

    xia0x紧紧咬着沈清韫的手指,她感受着里面的Sh润,才ga0cHa0完的xia0x是极为敏感的,她一边用手指轻轻的扣弄着xia0x。一边坏心思地伸出空着的手拨弄着r夹。

    充血的Y蒂哪能受得了这种刺激,在里外的双重折磨下直接迎来了二次ga0cHa0。一GU又一GU的ysHUi从沈清瓷的xia0x里喷出,她cHa0吹了,沈清韫的睡衣下摆和大腿直接遭了秧。沈清韫轻轻咬住她的耳朵。“真能喷,小SAOhU0,水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cHa0吹完的沈清瓷累到直接虚脱。她的T质本来就敏感,往往几分钟就能到达ga0cHa0。虽然沈清韫还没有做够,但是看着怀里累到脱力的小猫,心里叹了口气,真想把她做到下不来床。

    四年来内心第一次感受到了满足。终于回到她身边了,她默默的想着。

    沈清瓷的PGU被她打出了瘀青,她很轻柔的用油r0Ucu0化开瘀血,身下的沈清瓷还是被她的触碰疼的直发抖。看来下手还是有点重了。可怜的小猫。

    沈清瓷却累的只想睡觉,PGU上的伤却只允许她趴着睡。她还是委屈的想掉眼泪,沈清韫这个坏nV人,居然真忍心吓狠手去打她。她又在,哪有什么忍心不忍心,沈清韫必定恨透了她才会这样羞辱她。这间这么大的调教室,不知道沈清韫是不是还带了别的nV人来过。就这么昏昏沉沉的想着,最终没能抵抗过睡意,匆匆睡去。

    小番外

    小猫蛮不讲理的语气:“喂,你都带了几个nV人回家调教。”

    姐姐眯眼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小猫气鼓鼓:“不许岔开话题!”

    姐姐低头做思考状:“唔,我想想,好像就一个,叫沈清瓷来着。”